原创漫画产业如何做强?



  “漫画”一词最早出现于日本江户时代(1603年-1867年),起初,日本人以夸张的手法模仿中国画,并习惯在长手卷上作画,逐步发展成今日的连载漫画。作为一种二维视觉静态图画艺术,漫画从少数人的兴趣爱好,发展为如今大众的普遍读物。

  

  近年来,中国漫画在创作理念、风格、手法等方面大多借鉴邻国日本。但随着大量资本的进入,经历了“传统纸漫-互联网-移动互联网”的发展历程后,沉寂多年的中国漫画市场呈现蓄势待发的趋势。

  

  2018年6月23日,英国路透社对中国的漫画市场进行了一次深入报道,总结中国漫画市场的发展现状,同时展望了未来的市场前景。该报道认为,从整体上看,中国漫画产业仍然落后于日本和美国,但正在迎头赶上。同时,许多咨询调查机构也都对中国的漫画市场表示看好。的确,在我国最具影响力的漫画网站人气总榜上,除《海贼王》等经典日漫IP还占据着靠前的位置外,排在前10名的已经尽为中国原创漫画。业界已经广泛认识到,相较于欧美、日韩等国家的漫画,更贴合我国社会实景、与我国传统文化结合紧密的国风漫画更符合当下国人的口味。

  

  国风漫画中的中国脊骨

  

  提起国风漫画,玄幻作品《一人之下》可谓代表作,这部以道家思想为基础的漫画作品,讲述了高中生张楚岚遇到缺失记忆的“不老少女”冯宝宝,重启异能并开启“异人”之旅的故事。漫画中融入了道家武学体系、八卦玄学、《西游记》别解、传统民俗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,被誉为中国风由形似向神似过渡的代表作品之一。《一人之下》因其浓烈的国风、紧凑的剧情以及细腻的人物性格刻画,自2015年在动漫APP腾讯动漫上开始连载后,累计人气突破150亿,并在豆瓣上收获了9.1分的良好口碑。谈及这部将我国传统文化与现代题材相融合的作品,《一人之下》作者、漫画家米二表示,只要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、以中国人的态度、以中国人的思考方式去创作,不必强求融合,作品就会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中国作品。米二用其独特的精神世界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漫画世界,曾当过厨师、保安以及推销员的他取得如今的成就,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。

  

  当记者问及这部作品的独特之处与成功要素时,米二谦虚地表示,目前还没有资格去谈论成功,作为一位漫画人,自己能讲的只有一直以来坚持的创作态度。“当我开始构思这部作品时,就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要求,那就是人物的情感要尽量真实。古今中外,所有的故事无非都是在写人事、时空、环境,这些都可以虚构,但人的情感不能虚构。真情实感是作品力量的来源。我的作品宁可在情节上起落小一点,也要保证情感足够真实,读者阅读时也更能感同身受……不同人在不同生长环境下,经历不同事件时会迸发出怎样的情感,这是我一直在观察和思考的事情。”

  

  在真情实感的人物塑造与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方面,不少读者认为,《一人之下》有别于典型的传统热血漫画作品。它吸收了很多来自于日本动漫、武侠小说、欧美电影等多元的文化元素,但整个故事又透露出十分浓厚的中国文化风味,十分接地气,独特而又引人入胜。《一人之下》虽然融合了多种文化表现形式,但其使用的仍是中国文化的精神内核。对此,米二表示:“文化是有骨有皮的,只要冷静客观地看待多元文化,就能基本理解区分它们的骨与皮。我认为,创作时只要拥有中国文化的脊梁骨,对待其他文化中的创作元素,就不妨大大方方地采用。现实生活中,多数国人也都是吸收兼融了多元文化而成长起来的。所以只要作品拥有中国脊骨,无论运用什么样的表现方式,读者都不会感到突兀与违和。”他认为,进行文艺创作时,对待所有文化都应不卑不亢、不媚不欺地尝试着去理解。目前,米二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精力,他过去的经历、讲故事的天赋以及潜心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心态已在业界成为标杆。

  

  漫画研究不能落伍

  

  以《一人之下》为代表的国风漫画受到市场热捧之后,漫画市场上出现了众多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题材的类型漫画。中国传媒大学教师、动画行业媒体“动画学术趴”的创始人刘书亮认为,我们应该更加客观地去看待这些作品的出现,因为市场对中国风题材需求强烈。但也有一部分创作者盲目地将现代题材与传统文化进行结合,缺乏研究精神,会导致作品同质化现象严重,让读者产生审美疲劳。目前,中国漫画市场已进入高速发展期,随着作品数量、风格、类型越来越丰富,我国漫画读者对漫画作品的评判标准及喜好也已变化。刘书亮表示:“读者的喜好会跟随流行体系进行改变,不过有一点不会变的是消费者对叙事本身的渴求。虽然漫画题材、世界观、美术风格等流行元素在不断改变,但标准化的故事结构却较为稳固,因为它符合人的心理需要和预期。”

  

  若把漫画作为一种媒介或艺术来看,刘书亮认为,目前国内外漫画作品,在本质上没有区别。但在风格上,不同国家的漫画作品在叙事的分镜设计上会有差别,同一国家的则会形成一些整体趋势。不过,中国漫画作品目前是否已经形成了自身的创作风格还有待讨论。刘书亮认为:“如果中国漫画走上了一条不同于日本或美国的道路,其差别首先会出现在产业模式上。因为不同国家间产业模式的差异是比较明显的,而且这种差异是长期形成且稳定的。由于有关漫画学科(如果尚且可以称其为学科的话)的理论研究还没能充分地发展起来,目前我们即使能依稀辨认出中国漫画和外国漫画的差别,也不能用理论化的、系统化的方式去言说、讨论。这也提示着我们,对于漫画界出现的很多问题,如果想要在今后有更具洞见性地讨论,就应该从现在开始逐步完善与漫画相关的学术研究。”

  

  刘书亮强调,目前我国漫画已经发展到一个作品平台和形态都较为丰富的阶段,读者已经能够看到页漫和条漫并存、分格漫画和绘本漫画并存的多元局面;在动态漫画和交互漫画中,也已经出现一些能够媲美国外漫画的成功作品;在漫画的各种作品形态领域都可以进行创新,这对中国漫画长足发展而言,也是一个契机。

  

  传播媒介的更新换代

  

  或许几年前,我国漫画从业者还习惯于抱怨中国漫画产业的孱弱,探讨如何将日本、美国漫画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。但目前他们几乎都开始认为,中国漫画产业会走出一条区别于欧美、日本的道路。动漫自媒体“阿正说动漫”创始人、漫评人阿正尝试分析目前中国漫画发展的特殊之处,在他看来,这种特殊主要在于传播媒介。目前,我国漫画的传播重心已经转移到了移动互联网上,而发展较为成熟的美漫与日漫的传播重心仍然停留在纸媒方面。阿正介绍,美国和日本的漫画产业已经有数十年历史,发展十分成熟,产业的主要收入源自漫画杂志、漫画单行本等纸媒,例如日本集英社的《周刊少年Jump》、美国DC漫画公司的《侦探漫画》等。在这些地区,从漫画家到杂志编辑,基本都已适应纸媒的商业逻辑,但却忽略了读者真正的需求,而我国漫画之所以能迅猛发展就是因为抓住了这类读者。以目前我国最大的正版动漫APP腾讯动漫为例,上线仅几年时间,拥有的季度活跃人数就已超过2500万,而累积近50年口碑的日本《周刊少年Jump》杂志每年的销量还不到1000万本。

  

  阿正表示,美漫和日漫在纸媒时代发展了几十年,取得了辉煌,但过去的荣光却束缚了它们今天的脚步。以日本黑白漫画为例,由于纸媒时期彩色杂志的印刷成本太高,为了降低成本,扩大用户群,当时的漫画不得不采用黑白印刷的方式。在此基础上,漫画作者们拼尽全力,在有限的表达方式下,把黑白漫画的技法开发到了极致。但是,有些作者却因为太习惯于黑白漫画的画法,而无法适应其他形式的漫画。借助互联网的迅猛发展,目前各种形式的漫画在生产成本上已差别不大,国内很多平台更是推出了吸引人眼球的彩色漫画、适合手机阅读的条漫,甚至还有具备动态效果的动态漫画等。这些层出不穷的新兴漫画形式不仅受到读者的热捧,也为漫画从业者提供了不少机会。例如,漫画家夏达的新作品,以初唐时期为背景、讲述永宁公主李长歌成长故事的历史题材作品《长歌行》,就采用了最新的动态漫画形式。截至目前,它在BiliBili网站上已有将近350万的播放量,比一般的漫画杂志传播量要高出很多。阿正告诉记者:“因为传播媒介的更新换代,漫画行业的发展速度极度不平衡。在互联网这个新媒介的颠覆下,漫画行业的逻辑也在发生变化。”

  

  优秀故事始终是漫画核心

  

  我国的漫画市场在迅速扩张,漫画事业空前繁荣,但短板、缺陷也逐渐显现。阿正表示,目前部分国产漫画一味地注重风格、人设、画面、萌属性等表面因素,反而丢失了故事内涵、剧情逻辑等作品内核,变得肤浅。打开部分漫画网站,排在首页的也基本都是画工精美但内涵不足的“玛丽苏”或“龙傲天”类漫画。这些作品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根据网文改编的,虽容易积聚人气,但内容肤浅。“漫画属于精神消费品,随着社会发展,读者的口味开始细分,不同类型的漫画都会有更大的生存空间,但读者终究会对初级的内容感到审美疲劳。当他们积累了一定的阅历与品位后,慢慢会对作品背后的思想内涵以及精神内核提出更高的要求。”

  

  针对国内漫画的创作现状及发展前景,阿正提出了自己的思考。他说,漫画的核心仍在于优秀故事。“一部拥有高超绘画技巧的漫画作品,并不足以吸引读者一直读下去,但拥有一个优秀故事的作品,却能让无数人‘入坑’。前面也提到,在目前的市场环境因素影响下,很多漫画作者为了迎合观众,选择从人设、画面等方向上努力,但随着我国漫画的逐渐发展,单凭这些很难做到脱颖而出,因此还是需要靠作品的故事和传递的精神才能吸引更多的读者。”

  

  除此之外,培养大众良好的版权意识以及逐渐完善法律法规,也能让中国漫画的创作环境越来越健康。阿正表示,如何让漫画商业化,怎样让漫画更赚钱,是很现实的问题。但只有让漫画家有尊严地获得一定收益,他们才能心无旁骛地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。当前,很多互联网企业看到了漫画领域的价值,开始对一些漫画IP进行商业化运作,比如漫画付费阅读、电影改编、游戏改编。虽然有些观众对此很反感,但对于整体的漫画创作环境来说,这却是个好消息。

  

  业界专家普遍认为,从纸媒时代到互联网时代,中国漫画行业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发生了飞速的变化。伴随互联网的兴起,资本大量涌入漫画行业,移动互联网漫画平台迅速增多,国产原创漫画层出不穷,国内IP泛娱乐概念兴盛,商业化进程加速,漫画行业进入上升发展期。艾瑞咨询《中国数字阅读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2016年,中国数字阅读行业PC端用户规模约2.17亿人,移动端用户规模约2.65亿人。移动端用户规模超越PC端规模,且呈继续增长态势。在用户使用时间上,移动端也领先PC端,数字阅读用户已经在逐渐向移动端迁移。而漫画分发环节受移动互联网的影响,在形式上也开始发生变化:漫画颜色由黑白漫画发展到彩色漫画,漫画形式由传统翻页漫画发展到条漫;在版权运营方面,由传统的出版和周边手办开发,转移至影视游戏改编联动发力。我国漫画行业在由纸媒到互联网、再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,各个环节都在经历变革。在经历过大批引进日本漫画、政府积极扶持等时期后,目前的原创国产漫画正在快速崛起,在形式、内容上不断创新的同时,也逐渐形成自身的文化特色。